挫折时的锚与舵—帮助孩子面对与克服挫折

挫折时的锚与舵—帮助孩子面对与克服挫折听好朋友说她的女儿,最近有英文课的困扰。她说不喜欢学校的英文外师,因为她上课就一直讲英文,而且太难了,自己很认真都还是只能听到大概,而且,观察其他同学,发呆的比例很高。好朋友问:怎么办呢?女孩竟然说:Idislikeher.??为了回答好朋友,我写了这篇文章。可以问孩子

挫折时的锚与舵—帮助孩子面对与克服挫折

挫折时的锚与舵—帮助孩子面对与克服挫折

听好朋友说她的女儿,最近有英文课的困扰。她说不喜欢学校的英文外师,因为她上课就一直讲英文,而且太难了,自己很认真都还是只能听到大概,而且,观察其他同学,发呆的比例很高。

好朋友问:怎么办呢?

女孩竟然说:I dislike her.

??

为了回答好朋友,我写了这篇文章。

可以问孩子:「你是不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的英文课?」

「你是不喜欢她的英文课,还是不喜欢在她的课堂中,那种学不到东西的感觉?」

如果,孩子能从「I dislike her.」来到「I feel frustrated in her English classes.」,就把焦点,来到一个可工作的地方。

在这里,陪伴的第一步,就是「释放挫折」,好朋友也熟悉吟唱祝福卡,我希望她用吟唱祝福卡陪陪孩子,把课堂上的失望、挫折,放到祝福中。

接下来,要问关键句:「那在她的英文课,你想要什么呢?

「是不是能在英文课堂上听懂,有学到东西?」

我有请好朋友问问她们家女儿,那么,这个外国老师有什么地方特别的?

她的女儿说,她的英文很好听,可是说得很快,一堂课就一直讲话,讲她住的地方,讲那里有很多动物,一口气就讲了20几种动物,可是,那些单字我只听得懂几个。

接下来,就是问:「那你要试试看吗? 想办法,让自己在教室的学习不一样?

I want to learn English in my English classes.

是的,孩子的焦点放在老师,当老师无法让自己学到东西,就挫折没办法了。我们要让孩子把焦点放回自己,我要什么?这是谁的英文课?  是「我的」英文课。也就是,在大教室的集体中,与我有互动的部份,还有一部分,与我自己有关呢!

??

如果孩子来到这个认同:这是「我的英文课」,就可以往下走。

我会请朋友,问问她女儿。 「想想办法,利用这堂课、利用这个老师的优点,有没有可能达成你的目标呢?

不晓得等朋友真的问她的女儿,会有什么巧妙的点子?

我在这里,至少先想到几个点子:

1.  老师发音漂亮,那就像听音乐一样,听老师的英文韵律,甚至在心中跟着念,舌头练习

2.  举手,跟老师说「老师,我听不懂」,这可能要训练一下,因为是全英文,所以要教孩子几个重要的句子。

「Can you say it again?」

「What’s …………. ?」

「I can not understand . 」

??

如果,朋友的女儿愿意挑战,就会变成「勇气课」,从「英文课」加入「勇气课」,然后变成「沟通练习」,最后有可能回到「英文课」喔。

朋友笑着说,她女儿人小鬼大说:「She is not a teacher.」

我说:「You can make her  a better teacher.」

?? 亲职摘要:

阶段1:从「外在不好」来到「我受影响的是什么」:

当孩子说:「我不喜欢OOO」时,里面有两个重点:「我不喜欢OOO………的行为」以及「这行为带给我的……影响。」

因此,问出外在行为,以及「受影响的感受,以及未来的连续后果」非常重要。

通常,我们要问出并让孩子把句子改成:「我不喜欢OOO的……行为,因为这行为带给我……的感觉,以及…..的影响。

阶段2:接纳,同理,与释放情绪

通常,不喜欢表示里面有失望,或不舒服。

在事情刚开始的时候,以及那个影响没有涉及自我价值感时,单纯的不舒服、或挫折的情绪、已经发生的不舒服,是可以透过聆听、透过同理心给予安抚,透过吟唱祝福法来松开的。

如果那个影响力很大,比方说,老师不只让孩子听不懂,而是羞辱孩子,那么要处理的层次,就不是感受的安抚。而是烙印的自我伤痕。

这比较难。

因为,如果情境没有改变,自我伤痕是不会想要消退的。伤痕就是在那里,提醒我们危险、会痛,希望能减轻压力。当我们有能力改变,很多时候,伤痕的疗愈成了更大的可能。 (请看注)

阶段3:从外在挫败,变成「我可改变」。

「你想要什么?」「你希望哪些感觉或影响可以不一样?」

这里的关键是,我们先假设,外在条件还没有改变的前提下,有什么是自己可以改变的

「我想要,在OOO……..之前,我可以………」

「我想要,在OOO……..之时,我可以………」

「我想要,在我感受到……..之时,我可以………」

这时,就是问题解决的阶段。找到孩子可以自己来的部分,找到孩子可以有影响力的部份。如果孩子愿意练习,就进入阶段4。

阶段4:意义化

逐渐地,看待事情的观点不一样,从「糟糕」…来到「哇!原来还可以…..」

喔,这不只是英文课,变成「你的勇气课」了。是的,接下来,就是用更正向的眼光,来标注出孩子额外的练习,额外被加强的能力。化危机为转机,就是这意思。

?? 附注:被羞辱感,或自我伤痕的回应

情节比较严重时,先要处理的不是孩子的内在,而是外在环境。也就是,我们需要出面帮孩子忙。通常,孩子会很害怕,我们出面会越帮越忙,甚至,孩子因此会遭受更大的压力。因此,一定要旁敲侧击,知晓状况。孩子身边的环境有什么可信任的人?有什么可以信靠的资源?

当外在环境有机会被改变,让孩子感受到「有靠山」,这「靠山」的感受,会带给孩子安全感,并信任可以从我们这里得到协助。而愿意袒露他内在的脆弱、伤痕,甚至是羞辱感。

一定只有外在客观环境,有所减轻或缓和,才能谈到「疗愈」或「让伤痕淡去」或「撤除心防」,而在这段期间,使用更多时间的好相处,来稳住孩子的生命安稳。也许是散步、运动、聊聊天,一起动手制作并享用简单的好东西。让孩子有好关系可以酝酿到愿意说出话来。

于是,我们可以协助孩子理清是非对错。理清,也许有弱处,但那份羞耻感与重大挫败感,不是孩子的错。然后孩子可能需要一点「再学习」,重新学习一点人际能力,或重新学习一点体能保护能力。或是补充练习学习的技巧,补足学习进度。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10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