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母一起跨年的说说,和父母一起跨年

青少年想跟朋友去跨年,爸妈该允许吗?亲职作家:培养孩子独立的秘诀:放手不放任高中生想跟朋友去跨年,父母该允许吗?我们家附近因为看得到101烟火,跨年时街头满满都是20几岁的年轻人,我们对这种跨年狂欢气氛已经无感,但有一年对我们家来说还是比较特别,因为我们家的下一代中,终于出现第一个提出要去跨年的成员,就是我太太的大外甥。这个外甥是我太太家族的第一个孩子,

和父母一起跨年的说说,和父母一起跨年

青少年想跟朋友去跨年,爸妈该允许吗?亲职作家:培养孩子独立的秘诀:放手不放任

高中生想跟朋友去跨年,父母该允许吗?

我们家附近因为看得到101烟火,跨年时街头满满都是20几岁的年轻人,我们对这种跨年狂欢气氛已经无感,但有一年对我们家来说还是比较特别,因为我们家的下一代中,终于出现第一个提出要去跨年的成员,就是我太太的大外甥。

这个外甥是我太太家族的第一个孩子,那年15岁,功课好也很优秀,年前跟妈妈提出想跟几位好朋友去外面跨年,他妈妈(也就是我太太的大姊)紧张得要命,觉得三更半夜还在外面很危险,一方面担心跨年人潮多,二方面担心捷运站容易发生推挤意外。但担心归担心,当妈妈的也很能理解高中生想跟同侪一起倒数跨年的心愿,因此陷入了两难。

焦虑半天后,大姊向两个妹妹征询,到底该不该同意宝贝儿子自己去外面跨年。也许是两个妹妹比较年轻,距离「疯跨年」的年纪还没有很远,觉得某地市已经有办跨年晚会的丰富经验,其实没有想象中危险,与其一直白担心,不如教儿子碰到危险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例如遇到推挤该怎么保护自己等等。在两个阿姨的支持下,外甥总算是如愿以偿。

我很佩服大姊在面对抉择的难题时,愿意向妹妹寻求意见,并接受不同的意见。相信这对她还有儿子来说,都是一个很特别的体验。

家有追求自由的青少年, 父母原则上会允许孩子去探险──让孩子放胆去试,父母从旁辅导,确认孩子是否做好准备

差不多同样时间,我姊姊告诉我,她们家的老二今年冬天也有个类似的探险活动。

荷兰中学在圣诞节及跨年期间会放两个礼拜的假,许多公司也会配合这个假期举办优惠活动,像荷兰铁路局在寒假时就提供团体优惠,吸引亲朋好友互访或前往外地度假。

我的外甥女今年14岁,功课相当不错,是个聪明伶俐的少女,她看到铁路局的优惠,就想把握机会跟朋友去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大采购。

姊姊家住在荷兰南部大城的郊区,距离阿姆斯特丹并不近,搭火车需要近三个小时。在不少人眼中,阿姆斯特丹这个城市恶名昭彰,小偷出名地多,除了钱包容易被偷,阿姆斯特丹的酒、大麻及性产业都很泛滥,外甥女自己赴阿姆斯特丹一日旅游,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爸妈又在非常遥远的地方,无法第一时间赶到,听起来满危险的吧?

那么,我姊姊是怎么处理的呢?

「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铁路局有这个优惠,这还是我女儿自己找到的资讯,两个人去总共二十五块欧元,一个人来回才十二块半(约新台币五百元),她能找到这个划算的方案,也满厉害的!加上她们去阿姆斯特丹玩,行程、交通都要规划,应该可以从中学到不少,作为她的母亲,我应该鼓励她独立学习的行动,虽然心里会担心,但还是答应了。」

姊姊之所以让外甥女去阿姆斯特丹探险,是因为她也认为女儿在平常生活很有责任感,不仅功课不太需要爸妈三催四请,也常帮忙做家事。女儿若是能自动自发照顾自己的生活,相信她在外面碰到意外情况,也能做出对的选择,有能力自己解决碰到的问题,因此不太担心女儿无法克服可能发生的危险。

面对家有追求自由的青少年,多数荷兰父母采用这样的原则:为了培养独立的孩子,鼓励他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和兴趣,就算过程中有点风险,还是让他放胆试试,父母顶多从旁辅导,确认他真的准备好了。

荷兰父母原则上会允许孩子去探险,因为他们希望启动一种正向循环,让孩子体验他感兴趣的活动,若是喜欢,便可以更积极地参与,更深入了解自己的兴趣;万一试过后觉得不喜欢也没关系,可以再找别的嗜好。

透过这样的过程,孩子可以慢慢找出他真正感兴趣的事情,在追寻的过程中,也学到了规划的能力,并对自己人生的方向负责。

培养孩子独立的秘诀:放手不放任,让他在父母可掌控的范围探险

荷兰父母的态度跟许多某地父母刚好相反,某地父母认为孩子要先满足一些条件(例如功课要够好,月考要前三名)才可以去探险,这就是某地父母所谓「不行……,除非……」的态度,大原则是先拒绝孩子要求,再设下比较高的门槛。

在荷兰,父母基本上认为青少年应该多去探险,只在一些特例的情况下,父母才会反对,这便是荷兰父母「可以……,但是……」的态度。然而,荷兰的父母并不是答应了就不管事,对于孩子的计划,父母会先思考可能遇到的困难有哪些?孩子是否有办法自己解决这些问题?因此荷兰父母采用「可以……,但是……」的框架来确认孩子是否准备好。

以我姊姊为例,当她听到外甥女想搭火车赴阿姆斯特丹,第一个想法可能是「但女儿有办法自己搭火车安全地来回阿姆斯特丹一趟吗?」外甥女已经很有搭火车的经验,也知道如何「转车」或搭错车该怎么处理。

相对的,姊姊8岁的儿子较没有搭火车的经验,姊姊可能会问他:「但是,你要是需要转车,怎么知道你转到对的车厢呢?」因此,姊姊可能不会允许儿子自己搭火车出游。

此外,姊姊可能还会担心「我相信我女儿,但跟她一起去玩的朋友,是否会带坏她?」不过,我姊认识外甥女同行的友人,还说:「跟女儿一起去阿姆斯特丹的朋友,是一个很认真也很友善的女孩,不是什么坏朋友,两个人去应该会玩得很开心。」

姊姊也思考了在阿姆斯特丹可能会发生的问题,便问女儿:「你可以去阿姆斯特丹,但是万一你钱包被偷了,你怎么办啊?」

外甥女想了一下,就说:「我当然会注意钱包,但倒是没想过如果被偷了要怎么处理。」

姊姊告诉她:「你可以先打电话给银行,跟他们说钱包被偷了要停卡,确定你户头里的钱不会被偷领走;至于现金,可以部分放在钱包,部分放在其他地方,万一钱包被偷,也不会完全没钱可用;另外要是车票不见了,可以先请朋友帮你买,之后再还钱给她。」

也就是说,姊姊用「可以……,但是……」的态度,预想外甥女想要探险的活动可能会碰上什么困难,若发现有一些事情女儿还没想清楚,就可以详细跟她说明万一发生这样的问题该怎么处理。

确认女儿已经准备好应付所有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后,姊姊继续说:「万一你真的碰到无法克服的问题,阿姆斯特丹离我们家也没有远到哪里去,你可以打电话给我,我还是可以开车去接你,不过我也很忙,不要随便打给我!」

「棘手的情况也是学习的机会,譬如钱包被偷了当然很麻烦,但有了这样的经验,下次应该会更小心,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惨事。」姊姊如是说。

这显示当妈妈的已经先考虑所有可能发生的状况,最糟的情况也在姊姊的掌握之中,整件事听起来像是当妈的完全放手,其实是几经思虑经过评估后才做出的决定。荷兰父母认为培养孩子独立与主动的秘诀,就是让他们在父母可以掌控的范围探险,随着孩子探险的范围逐渐扩大,父母也会渐进式地放手,这就是荷兰青少年「转大人」的方式。

其实,孩子的准备往往比大人想象的还要充分,毕竟过去十几年来,父母已经用身教、言教告诉他如何趋吉避凶照顾自己。当孩子提出向外探险的要求,爸妈除了要好好教育他们学习保护自己,更重要的,就是懂得放手,让孩子从实际的体验中学习成长。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10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