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应该是,父母应不应该

父母应当是海棉,化解青涩年少的忧郁孩子们最喜欢的海棉宝宝,可以伸缩自如变大变小,最后一定恢复原貌;我们平日洗碗清洁用的海棉亦是,除污清洁无所不能,任由搓洗挤捏,终归回复原型。我突然想到,处理孩子的情绪时,自己是否可以成为多变的海棉宝宝偶然和几位小孩已经国、高中年纪的友人夫妇聚餐,场景千篇一律,结了婚又有小孩的妈妈只要一相遇,总是

父母应当是海棉,化解青涩年少的忧郁

孩子们最喜欢的海棉宝宝,可以伸缩自如变大变小,最后一定恢复原貌;我们平日洗碗清洁用的海棉亦是,除污清洁无所不能,任由搓洗挤捏,终归回复原型。我突然想到,处理孩子的情绪时,自己是否可以成为多变的海棉宝宝

偶然和几位小孩已经国、高中年纪的友人夫妇聚餐,场景千篇一律,结了婚又有小孩的妈妈只要一相遇,总是围绕着孩子、购物、工作三大话题,聊上八百年也不会累,只见水、咖啡、花茶一壶壶加,我想年轻服务生一定心想,「她们嘴不会酸吗」

被遗忘在一旁的丈夫们,只能自成一国,似懂非懂地聊着不同的工作领域。突然间一个话题引起了我的兴趣,让我竖耳偷听。

A女:「吼,我老公这几年,变得整天碎念,那张嘴整天讲不完,听了都烦死了。」

B女:「对对对~我家也是一样,以前都不会,现在随便一件小事就要讲半天道理。」

C女:「真的,很像老伯耶,就不知道爱念什么」

我家老婆:「唉,他也一样,嘴巴都不会停,一件事都要重复念很多遍,痴呆喔!」

其他人我不管,说到我自己,那可就要注意了!我顿时脸上出现三条线,心想,「关心你们和孩子也有错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即使忍不住嘴硬的转过头回说,「ㄟㄟㄟ,我哪有啦!」但是仔细一想,孩子上高年级后,「碎念」好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但却想不到会让家人如此嫌恶。

「碎念」其实是隐藏在家中,破坏亲子和谐与家庭关系的杀手

每每牵着儿女漫步在淡水老街,一定会遇到一位熟悉小摊贩,在路旁卖着一种类似矽胶制作的小玩具,有各种动物、蛋黄等栩栩如生的造型,只要拿起用力往地面一摔,马上就变成平平一滩胶状物,神奇的是,不到两秒马上又恢复原状,两个小孩常常玩得爱不释手。

看着孩子哈哈大笑卖力地丢着这玩意儿,我心想,不管是父母,或是孩子,如果情绪与和行为都能像这个小玩具,无论外力如何冲击,扭捏,在变形或濒临爆发时,都能迅速地恢复原状,那该是个多美好的互动。

这几年,红遍半边天的电影「那一年我们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时代」甚至是早期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姑且不论其时代背景与意义,其中一定都存在着我们这一代每位父母亲青少年时期的影子,那个充满打斗、幻想、自怜自艾的青春,其实,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应该更能体谅才对。

父母应该是,父母应不应该

我家野孩子升上了五年级也过了半个学期,回顾过去四年级一整年,我「整整」也「仅只」骂了他「一次」,原因和很多父母遇到的状况一样,某天晚上我要求他订正数学功课,他正专心地玩着他自制的玩具船,嘴里一直说,「等一下,等一下」。

就这样,我静静看着他,五分钟……十分钟……然后过了半小时,我再也忍不住大声斥责,「爸比说的话你都不听了是吧给我去书桌前坐好,我说过多少次,功课没做完前不准玩,做完后你要怎么玩我都不会管你。」接着就是他流着眼泪听我碎念一些做人要有责任感等等的大道理半个小时。

「你不要再骂我了啦」,就在我将自己当成某位似乎有很大成就的大师碎念讲演过程中,这句话不断在孩子口中重复出现,我惊觉,「孩子长大了耶,以前念他都不会出声,现在怎么会回嘴了」即使第二天我们仍如胶似漆,但我还是难过了好几天,反省后发现,当下可以有很多话素或肢体语言可以用,但我怎么偏偏用选择最直接且粗糙的方式呢

逮到机会就念小孩,是亲子关系冷却的开始

日前有一位朋友急切地拜托我和他目前高三的儿子谈谈,因为母子俩已经二个多星期不说话,为的就是,孩子是位优异的田径选手,却突然有一天回家对母亲说,「我不要读书了,田径练好就行!」接着就自我放逐。心急的父母虽气愤却也未发作,只是一逮到机会就念小孩,结果就是冷战的开始。

我私下和这位孩子聊了多次,大都是绕着练习与比赛的甘苦打转,取得共通话题后,我转移到人生目标以及职场工作上,和他说了不少体育人的工作困境,以及自己过去的荒唐叛逆事迹,引起他兴趣后,再让他了解欧美各国知名运动员如果要有好的发展,还是要申请进入大学就读的例子,让孩子了解不是运动成绩好,未来就可一帆风顺,重要的是「体育成绩与学业必须并进」才能替自己累积能量。

从我们有共通话题后,这孩子听我讲古讲得津津有味,从头到尾,我都没问过他为何不想念书我觉得这场沟通有了正面第一步,其实,孩子的问题在于错认知只要拿奖牌就能保送大学,既然能保送.何苦来哉念那么辛苦。他了解状况后才知道并非生命中只有比赛,其实有更多状况要他面对。

当孩子渐渐进入青春叛逆阶段,身为父母的该如何自处,尤其是处理孩子在高度功课压力下,以及生理变化下产生的负面忧郁情结,我想,只能用海绵般柔软,又能迅速吸收外力且不失原则的方法才能安然以对。

这时期的孩子都一样,错都在别人,不在自己

我高二的时候,同学大多拥有拉风的弯把自行车,自以为又帅又爱耍酷的我,总觉得少了自行车搭配,再怎么样就是酷不起来,百般央求下,严肃又节俭的老爸总是拒绝,拒绝,再拒绝,为了买车这档事,咱不知冷战了多少日子,父子关系降到冰点,往往我回到家,连饭也不吃,就直接甩门进到房间,顾自忧郁起来,甚至刻意摆烂不读书,那时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要让老爸生气,否则难消心头怨气。

终于,老爸率先退让,带我去买了一台时下最拉风的比赛用公路车;我也答应要用好成绩回报,但老天硬要和我开玩笑,不到两个月,车子就被偷走。车子失窃,和父母一点也搭不上关系,但当时的我暴怒,反而把所有怨气发泄在家人身上,又开始搞自闭,总觉得世界都对不起我,套句现代话就是,「根本是来乱的。」

又有一次,因为自己迷上当时刚开播的中广流行网,开始沉浸在80年代西洋情歌当中,整天就窝在房间学唱,还要忙着写信到电台点歌,幻想就此可以获得心仪女孩芳心,结果完全忘了功课这档事,几次考试下来分数难看到无以复加,父母整天念我,这时我又进入自闭期,整天郁郁寡欢的想,「只会念只会念,你们就那么厉害,当父母有什么了不起!」这时期的孩子都一样,错都在别人,不在自己。

但我那两位受过日本教育的爸妈也不是省油的灯,总是来个相应不理,即使心内著急气愤,也未实际在我面前发作,反而是透过我那位已经当老师的姐姐,温柔耐心听我抱怨完后,找出我闹脾气的理由,调整他们和我的相处方式。

我想,姐姐就是那块海绵,负责吸收我的负面情绪,再协助建议我面对功课与家庭压力引发的反弹,用正向的思考模式,陪伴我度过躁郁的青春。姐姐做的事,我当下并无所感,直到多年后有了孩子,才知道孩子需要的是一个情绪缓和,能和他一起共同面对解决问题,原则分明的父母。

爸妈请把事情摆中间,面子放两边

当了社会记者多年,我每天要面对社会中各种黑暗事务、人伦悲剧、无理谩骂、生命威胁,还能怡然自得,坦然以对,其实是我悟得了一个「事情摆中间,面子放两边」的「能屈能伸」法则,甚至自认更高一层的「海绵理论」,这两种方式用在与孩子相处身上相当受用。

父母就要当一块海绵,时时把孩子负面的情绪,一点一滴的吸入自己心坎,然后偷偷的到别处挤出,再将正面的能量注入,轻轻的将孩子带有抑郁的情绪抹去,降低自己高度,缓和的说,「我们一起来共同努力吧」,只要将孩子想要冲撞的力量柔软的吸收掉,没有冲突,就是良好沟通的开始,过多的抱怨与不耐,只会让自己难过,孩子离你更远,说到这,何不试试看来当个海绵爸妈呢!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11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