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在孩子他需要的时候,每个阶段的孩子该如何陪伴教育

我是「孩子的大玩偶」,一个让孩子在任何阶段,都可以陪伴他玩耍、学习;累了让他休息依靠的「大玩偶」爸爸妈妈们,您平常陪孩子玩耍学习、假日一起出游,全家享受共处的乐趣,但是您曾否深思,这是单纯的「陪」?还是「陪伴」孩子?我希望的是能「陪伴」,而不是「看着」孩子成长。孩子最需要的不是玩具、是父母的陪伴亲子间

陪伴在孩子他需要的时候,每个阶段的孩子该如何陪伴教育

我是「孩子的大玩偶」,一个让孩子在任何阶段,都可以陪伴他玩耍、学习;累了让他休息依靠的「大玩偶」

爸爸妈妈们,您平常陪孩子玩耍学习、假日一起出游,全家享受共处的乐趣,但是您曾否深思,这是单纯的「陪」?还是「陪伴」孩子?我希望的是能「陪伴」,而不是「看着」孩子成长。

孩子最需要的不是玩具、是父母的陪伴

亲子间的乐趣,需要靠父母的巧思来创造。几年前,大导演李安拍摄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红遍影坛,某天下午,我和野孩子在海边踏浪玩耍,在远远的沙滩上,冲上一只雪白色,被冲刷得只剩外壳的破冰箱,野孩子好奇将它拖上沙滩,踏入箱内,幻想自己操着独木舟遨游大海。

我一时玩心大起,想起「少年PI」内一幕幕奇幻的海上场景,急忙招唤野孩子来演出一场「中年大肚男的梦幻漂流」。我饰演少年PI一角,他则张开大口要扮演老虎,父子俩用捡来的漂流木、破鱼网、烂椰子,在一只破冰箱上,开心地演一出自我幻想的舞台剧。

孩子的妈,以及他的表哥表姐们,看到这对无厘头父子的耍宝扮相,也一起加入,有的当起飞鱼,有的当起狐獴,一伙人开心地改编电影剧情胡乱瞎闹,欢乐地过了一下午,孩子们直嚷着隔天还要再来演出续集,愉悦的情绪,直到多年后,只要前往海边,孩子们还是会要求我创造类似玩法。

在孩子成长的不同阶段、扮演不一样的角色

身为人父之后,我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作为孩子的父亲,到底应该在孩子心中扮演何种角色?就在多年后,我发觉,「演员」可能是一种最好的诠释。自从我家野孩子开始能跑跳后,除了其他同龄小孩外,我就是他最好的玩伴,更是最好的演员,我尽量试着淡化父母的威权角色。

记得我第一次带着他抓蜥蜴时,他露出好奇又狐疑的眼神,不知我抓着尾巴,放在他婴儿车前探头探脑的小生物是啥?这时我只能跟着牙牙学语的孩子说,「蜥~蜴,乖乖~,亲~亲」,亲自演出一出「人蜥相吻」的画面,让他知道这是温驯的小动物,很快的,蜥蜴就成了他放在身上爬的好友。

在他三、四岁时,第一次带着孩子溯溪跳水,这时我又成了溯溪教练兼奥运金牌跳水选手,在溯溪时,孩子怕痛又不敢爬石头,牵着他的小手,扶着纤细的身体,踩着溪中让脚刺痛的乱石,一步接着一步,一边教他看哪种地方很滑不能踩,哪边水深不能渡过,一路上父子大笑大闹,互相喷水,逆着激流往上爬。多年后,他已经像个小猴子,只需一双手一双脚,就能在溪谷的麟麟乱石间跳耀奔爬。

而第一次的跳水,为了消除孩子的恐惧、激起他的玩性,我扮演着耍宝的「人肉深水炸弹」,一次又一次用各种怪异耍宝的姿态,面带笑容地栽入水中,当他累积足够的玩性,跃跃欲试,也以大鹏展翅之姿入水。

「父亲」只是我的基本角色,「玩伴、学伴」才是我的目标。牙牙学语时,我是孩子的留声机;踉跄学步时,我是孩子的学步车;沙坑挖沙时,我是他的玩伴;学习国语数学时,我是他的好同学……有太多的角色等我扮演,在孩子的人生各阶段中,演什么像什么。

放下身段,与孩子一起动手做!

「放下身段,一起动手做」是我坚守的原则。大多数为人父母者,多是顶着「父母」头衔使命,在孩子生命中当个交通指挥者,左右孩子的思考及行为,然而他们却忘了,在孩子心中永远空着一个孤寂的角落,极度需要一个「亲密的大玩偶」,伴他走过童年过程。

有一次,我带着朋友的小孩,和我家野孩子一起去溪边游泳,那位小男生是一位活泼又外向,琴棋书画样样佳,又有表现及领导欲望的孩子。当时我随手抓了一支水蛙在他眼前晃呀晃,未料他哇哇大叫狂奔而去,我只好和野孩子俩人悻悻然趴在地上玩青蛙跳远游戏。

不一会儿,那位小男孩走到我身边,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跟我说:「可谦把拔,拜托你,帮我再抓一只好吗?我爸都忙着工作,没带我到野外抓过,我会怕。」

看着小男生诚恳的祈求眼神,我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想不到他坚毅亮眼外表下,竟有内心脆弱的一面。这本当是父母应该充实填补的一块,却因为缺乏「陪伴」,让他缺少一个「父亲」可以仿效,让他在心中留下缺憾。

与孩子间保持亲密关系、不要仅是陌生与疏离

说也奇怪,我不常作梦,但自从我家野孩子出生之后,不知怎的,经常浮现改编自黄春明著作的电影「儿子的大玩偶」海报中,背着广告背板,满脸愁容的小丑上那句「把欢笑带给儿子,把眼泪流给自己」的画面。

我在采访社会新闻的过程中,在警局、在地检署,甚至在街头,看见不下千次─当小孩犯罪,父母赶到场时,总是激动怒责:「我们那么辛苦赚钱养你,你要什么哪一次不给,竟然怎么怎么云云~」,但我在孩子眼中,看到的是「陌生、疏离与孤独」。

我想,这些父母当下心境,应该与「儿子大玩偶」中,阿西饰演的老爸,卸下风吹雨淋的小丑面具,却发现儿子不认得父亲面貌而嚎嚎大哭时,那种辛酸又心碎的心境有着些许雷同。所以我发誓,我要当「儿子的大玩偶」,一个让孩子在任何阶段,都可以陪伴他玩耍、学习,成长;累了可以靠在身边休息、沉静、倾诉甚至给点建议的「大玩偶」。??

我家野孩子在学校以外唯一的课程就是钢琴。当初我们夫妻俩是想让他未来能有个调剂生活的娱乐,就带着他去学琴。初期,野孩子表现出的兴趣并非浓厚,身为老爸的我,又开始演起一出「老男人学琴记」,摆脱音乐教室内孩子们异样的眼光,扮起「可爱的老学生」和他一起学琴。

为了激发他的学习欲望,空闲时,我就在钢琴上吃力地敲着琴键,嘴巴还不断嚷嚷「可谦,拔比迟早一定赢过你,以后你永远只能当我徒弟」,让原本只会在一旁不在乎,自顾做自己事的孩子,渐渐有了危机意识。于是乎,为了不让我赢,他开始霸占钢琴练习;为了不让我碰到琴,他时时刻刻注意我是否偷练,久而久之,他进步神速,也开始有了自信。

这时我又开始「演」一位忠实粉丝,私下偷偷和老师乔出几首适合他程度的曲子,接着用很想听的眼神,苦苦哀求孩子选其中一首来练练,「拔比真的很想听啦,拜托你弹给我和同学听,我会很高兴。」为了满足这位老爸粉丝的乞求,果然让他展露出表演欲望,于是拼命的苦练,久而久之,选择自己喜爱的歌曲,自娱娱人,反成了他练琴目的,每天自动弹琴也成了习惯。

玩偶之所以受到小孩喜爱,除了可爱,很多时候就是「陪伴而不多话」,可以化身成孩子小脑袋瓜中的任何一种形象。我习惯用和孩子一样高度的生活经验、视野、思考模式来当个「大玩偶」,有同理心,才有对话的空间。这招屡试不爽,即使有时候被外人用「幼稚」的眼光看待,但我想,只有先将父母的「高度」暂搁一旁,亲子间才能打开第一道心灵融合的大门。

我期许,「儿子的大玩偶」的故事不要继续上演在你我身上,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个形象改编成─「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随时都会出现大玩偶与孩子携手共度每一刻喜怒哀乐,当孩子看见卸下装扮的父母那一刹那,双方露出会心的那一抹笑颜。」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13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