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遇到事情不敢说话,为什么孩子有事不敢和家长说

孩子遇到事情又说不出口,让心爱的布偶代替孩子把故事说出来,帮助孩子理解事情停止哭闹生命故事是一种媒介,除了理解自己,也能和别人沟通故事是帮助我们理解生活事件的途径。我们会个别地与集体地叙述生命故事,以便理解生活经验,并从中发掘意义。说故事对所有人类文化都至关重要,分享共同的故事让我们与他人得以相互连接,对特定群体产生归属感;具有独特文化的故事形塑了我们如何觉

孩子遇到事情不敢说话,为什么孩子有事不敢和家长说

孩子遇到事情又说不出口, 让心爱的布偶代替孩子把故事说出来,帮助孩子理解事情停止哭闹

生命故事是一种媒介,除了理解自己,也能和别人沟通

故事是帮助我们理解生活事件的途径。我们会个别地与集体地叙述生命故事,以便理解生活经验,并从中发掘意义。

说故事对所有人类文化都至关重要,分享共同的故事让我们与他人得以相互连接,对特定群体产生归属感;具有独特文化的故事形塑了我们如何觉知这个世界。

如此看来,我们创造了故事,而故事形塑了我们。基于这些理由,故事在人类的个人及集体经验中,占有重要地位。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故事,透过个人生活经验描述,我们能深化自我认知,更了解自己,以及和他人的关系。

自传式叙事试图为我们的生活赋予意义,不论是经历,还是丰富我们独特、主观的生命意义感的内在经验。透过探索生活事件和内在历程,可以深化自我认知,我们的人生故事也会不断成长、演进。

孩子会试图理解他们的生命经验并赋予意义。

为孩子叙说某次经验,有助于孩子整合经历过的事情及情绪经验。这种与大人的互动,可以帮助孩子理解发生过的事,给予他们一套体验工具,成为经常反思、具觉察力的人。

相反地,如果孩子从照顾者那里得不到情绪上的理解,可能会情绪低落,甚至产生羞愧感。

复述故事,可以减轻孩子的不安与负面情绪!

安妮卡全家移居洛杉矶两年了,父亲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客座讲师。安妮卡三岁进玛丽的托儿所就读时,只会说芬兰语。刚入学时,妈妈一直陪着安妮卡适应学校的老师和环境。安妮卡很可爱也很外向,喜欢和其他小朋友玩,当她和小朋友一起参加各种活动时,语言隔阂并不会造成困扰。

刚开始几周,妈妈放心地把她留在学校,直到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也说明了帮助孩子处理负面情绪时,跟孩子「述说事件故事」有多重要。

一天早上,安妮卡开心玩耍时却摔倒了,膝盖破皮。像大多数孩子一样,她哭着找妈妈,老师的安慰显然不足以应付安妮卡的情绪低落。老师请办公室助理联络安妮卡的妈妈,并继续努力安慰安妮卡。

通常,复述故事(内容包括事件本身和引发的情绪等)可以帮助孩子理解刚才发生的事,并且感受到成人的同理和安慰。

由于老师不会说芬兰语,而安妮卡懂的英语有限,因此老师说故事的效果不大。后来老师找来了几个洋娃娃和玩具电话做为辅助,重新叙述这件事:

老师用小洋娃娃代表安妮卡来模拟她的遭遇。叙述故事需要说明一连串的事件,也需要说明事件中的人物经历。

首先,「安妮卡娃娃」在玩,然后摔倒了。这时,老师拿着「安妮卡娃娃」模仿安妮卡哭了起来。安妮卡看到这里,停止哭泣,注视着老师。 「老师娃娃」继续对着「安妮卡娃娃」轻声说话,这时真的安妮卡又哭了。当「老师娃娃」拿起玩具电话打给「妈妈娃娃」时,安妮卡才又停止哭泣,开始观察和倾听。

老师用洋娃娃多次模拟安妮卡膝盖破皮以及打电话请妈妈来学校看她。安妮卡本来就听得懂「妈妈」和自己的名字,再经由老师透过辅助道具复述这件事的经过,她开始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以及正在发生的事。

老师每叙述这个故事一次,安妮卡的难过程度就减轻一些,过了一会儿,她从老师的腿上下来,开心地去玩了,似乎很确定妈妈很快就会来看她。

当妈妈赶到时,安妮卡把洋娃娃和电话拿给老师,她想听老师再次复述这件事,让妈妈知道她膝盖受伤以及她的苦恼。

叙述故事适时地安慰了安妮卡,她不但明白发生什么事,也对妈妈来了之后的情况有所预期。

身为成人,我们常会用言语描述我们的故事;而对孩子来说,即使是听得懂话的孩子,我们也可以透过辅助物品,例如洋娃娃、布偶或者画画,让他们能理解自己的经验。

当孩子了解发生什么事,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就能明显减轻他们的苦恼。

也许有些童年的经历,你在当时无法理解,因为没有成年人帮助你去分析。在生命最初,人们就试着去理解世界,并藉由和父母的关系去调节内在的情绪状态。随着不断成长,孩子逐渐具备运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创造自传式叙事的能力。

换句话说,叙事能力是孩子理解世界的重要方法,也是他(她)调适情绪的主要方式。

怎么说故事?说了什么?这就是我们理解生活的方式

我们叙述生活经验的方式,体现了我们如何理解生活中所发生的事。

当你在谈论自己的生命故事时,有什么感受或想法?

你是否觉得好像在陈述别人的故事,还是在情感上再次经历了这件事?

是否有特殊事件,即使早已事过境迁,至今仍让你觉得情绪激动,如鲠在喉?

你能否回忆起早年生活的很多细节?

叙述早年经验时,你有什么内在感受?

自己的生命故事会带给我们一些提示,从中看出过去如何形塑我们现在的生活。我们叙述自己生命故事的方式以及叙述过程中的侧重点,会显露出我们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理解方式。

总之,说故事是我们的心智试图理解自己和他人丰富内心世界的方法。

说故事帮助你更认识自己也更幸福!

亲子关系建立在很多共同经验上,其中会引发各种内在历程的经验,有助于我们提升良好、健康的人际关系。

如果相互独立且彼此区隔的处理模式能整体运作,我们可以说它们是「整合」的。我们来思考一下,大脑整合方式有哪些。

当较复杂、具反思性和概念性、来自较高解剖位置的大脑皮层活动,跟来自大脑深层区域较基本、跟情绪和动机有关的驱力相互结合,我们就能以「纵向整合」的状态,对外界做出反应。如果大脑皮层的反思机能受阻,我们会无法整合思维而僵化、不知变通。

左右脑也可能以「横向整合」的方式共同运作。这种左右脑协调、整合的模式或许是我们得以理解自己的生活、做出连贯描述的关键。连贯的描述是预测孩子是否跟我们建立安全依附关系的最佳指标,所以这种大脑双侧整合处理模式格外重要,也决定了父母是否有能力为孩子提供一个安全可靠的成长环境。

建构我们的生命故事除了纵向和横向整合模式,还有一种整合模式是:时间整合,即在时间向度上将不同阶段的经验透过思考连接起来。这是建构生命故事的基础:连接自我的过去、现在以及可预期的将来。这种心理上的时间之旅是「故事」中的重要特征。

良好的人际关系和内在连贯的幸福感,取决于我们的内心是否具有流畅、活跃的整合历程。心理上的幸福感可能取决于思考的整合程度,整合度愈强,愈能加强我们与自我和他人进行沟通的意识,幸福感也随之增长。因此,透过不同层面的整合,提升自我认知和人际关系,会让亲子生活更丰富多变。

经由故事与他人交心和分享,是我们进行人际沟通的普遍方式。故事能让我们把人际关系整合起来,当我们想起人生中的重要人物,进入脑海里的片段往往是个人生命故事中最珍视的交流过程。在婚礼、毕业典礼、团圆聚会和丧礼上,当人们回忆共同经历所带来的影响,见证时光的飞逝,他们叙述的生命故事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反思自己的人生故事,可以深化自我认识,帮助我们把情感融入日常生活中,并且尊重这种有价值的理解方式。当思维随着自我反思产生变化时,也许会发现我们和孩子的相处状态也跟着改变了。

经验会形塑心智,心智也会形塑经验。透过不断反思我们的生命故事,个人会慢慢成长并加深自我认知,进而丰富我们的心智直观能力,并提升感知孩子内心世界的敏锐度。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24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