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吗(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的说说)

母抱怨:「女儿的同学真没爱心,都不提醒她要交作业」教育博士: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告别玻璃心─坚定父母养出坚强小孩一位女同学的妈妈,抱怨着:「女儿的同学都没有爱,难道不能好好保护我女儿吗」原因是觉得都没有人主动跟女儿提醒交作业,害女儿未准时交作业。而父母,平时在家时,确实是连出门穿什么都会先帮女儿选好的父母。几位学生,因为没有交数学作业,被

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吗(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的说说)

母抱怨:「女儿的同学真没爱心,都不提醒她要交作业」教育博士:有坚定父母,才能养出坚强小孩

告别玻璃心─坚定父母养出坚强小孩

一位女同学的妈妈,抱怨着:「女儿的同学都没有爱,难道不能好好保护我女儿吗」原因是觉得都没有人主动跟女儿提醒交作业,害女儿未准时交作业。

而父母,平时在家时,确实是连出门穿什么都会先帮女儿选好的父母。

几位学生,因为没有交数学作业,被数学小老师登记在黑板,其中,一位学生回去跟爸爸说,他觉得被登记在黑板上,很难过,不敢来上学。隔天,爸爸到学校要求学校不能再登记儿子的座号在黑板上,也强调:「因为我儿子心思很敏感」

有许多的爸爸妈妈,甚至来学校抱怨,「虽然没有人欺负我孩子,但是同学应该主动来找我孩子玩,免得孩子觉得孤单」…然后开始抱怨同学不够友爱。

确实,人天生预设就是「群居性的动物」,从一出生开始,脆弱的婴儿需要与照顾者连接,生命得以存续,人的本质是存在于关系当中,确实也容易在关系中受伤。讲座时,常会问听众一句话:「有谁从来没有历经过被拒绝、被否定甚至被贬抑与孤单、寂寞?」从来没有人举手过,因为所有人都历经过各种不同形式的痛苦与磨难。

然而,有些父母会把「保护孩子有好老师、好同学、好功课甚至好心情甚至好友情」都当成父母亲「保护孩子的责任」。平常在家本身以维护亲子关系为优先,轻声细语对孩子讲话之外,一再的没有原则与界线,一再忽视孩子规避责任的事实,也一再的允许孩子「停留在小小孩」的情形─怪罪爸爸妈妈、怪罪老师、同学,怪罪环境没有为他而客制化。

几个问题,很值得反思──

我没花什么时间和孩子讨论情绪的事

如果孩子感到无聊,我觉得我必须让他有事可做。

如果孩子生气,我会想办法安抚他。

只要孩子感到焦虑、难过或生气,我就浑身不自在。

孩子伤心的时侯,我会非常努力逗他开心。

有时我在孩子身边都小心翼翼,生怕让他不开心。

我觉得只有小孩开心,才表示我是个好家长。

孩子如果生我的气,我认为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叫孩子「冷静点」,但我从未花时间教他抚平情绪的方式。

(出自「告别玻璃心的家长强心针」一书273-274页。)

生命中总遇得到难关,培养孩子有「胜过难题」的能力

忘记在哪本书,看到一段话:

「人生艰难,很少人能够没有创伤的走完全程」─做一个真实的人,不用忽视自己的痛苦与难受,只要专注「不让自己的难处影响未来」。

很少父母能够陪孩子走完人生的全程,大多数的父母也不希望落入「白发人送黑发人」,总希望孩子尽早独立,好好生存生活,有着幸福的人生。然而,「人生艰难,很少人能够没有创伤的走完全程」,能影响人生幸福与否,并不是「不遇到艰难,而是能「胜过难题」。

分享一些「胜过难题」的引导──

1、面对才能克服─先理解孩子如何解读事情

你无法征服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也无法面对你没有认清的事情

和孩子讨论发生的事,在事情发生之后孩子情绪平稳后,仍可以与孩子谈或者是以图画等方式,让孩子表达对事情的理解。孩子的理解有时与大人的理解不同,先理解孩子如何解读事情,才能明白如何引导孩子。

2、离开才能过得去─分辨「可以改变」与「不可以改变」

已经发生的事,无论如何都是「过去式」,这些可能曾令人难过、痛苦,但比深陷「过去的难过、痛苦」更重要的是区别「在未来可不可能再发生?如何预防?做什么可以改变?」。如果,「过去事」未来几乎不可能再发生,那就把它当「踩到狗屎」一般。

如果,这件事,是可能重覆遇到并可能再次发生冲突,那就可与孩子好好讨论,树状图,从上而下可以一道一道的帮助孩子理清楚事情发生的环节,也能找出关键点,找出改变的方式。有句话:「行动是治愈恐惧的良药」。

3、深思熟虑带来清醒的行动

当好好理解孩子所解读,也一步步引导孩子明白事情如何发生?为何发生?发生之后等等,得以让孩子有清醒的看见与改变的力量。

举一个例子:

有个女孩哭哭啼啼的说着「被同学霸凌」?事情发生的经过是,孩子只要看到同学聚在一起谈话,即使他听不到同学在讲什么,但他缌觉得「同学在讲他的坏话,一定是在嘲笑他」。一步步引导孩子的过程,孩子明白提到,「并不是这些同学曾经对他做过什么,而是小时侯因为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招惹一些同学,有一段时间与一群本来的好朋友变得不好。之后,只要看见这群好朋友聚着谈天,他自己就会想象别人是在讲他的坏话…」

然而经由倾听、承接泪水、树状图的一步步理清,孩子渐能脱离「紊乱与情绪」之中,而能用更平淡与理性的方式解读同样的情境,也带来不同的结果。

这个例子,并不是独特的学生,「觉得被排挤」、「好像被讲坏话」是常发生在学生之间的感受,尤其,青少年是个重视同侪的年龄,同学的看法与互动往往定义「他是怎样的人──是受欢迎很棒的人?还是不受欢迎很差的人?」

但也因此,大脑的理性(前额叶)与情感系统(边缘系统)还未发展同步的青少年,很容易陷入「乱想、多想、情绪起伏却是真实痛苦」的情形。然而「理解与接纳孩子的难过」的同时,并不必然要找出「加害者」,有些父母或过度自责自己或怪罪同学、朋友。然而,短暂的停留在痛苦,正是培养「胜过难题」的能力;若一味的想找出「加害者」,无疑是让孩子一再成为「大小事件中的大小受害者」,成为「永远需要别人来保护的小孩,难以逐渐预备成为能面对难关,胜过难题的成人」。

写到此,前阵子有机会读「教育基本法」,我发现教育基本法中,只有出现「环境保护」中才有保护二字,没有「保护孩子」的字眼。但却明示教育的目的:「培养人民健全人格、民主素养、法治观念、人文涵养、…」,觉得或许以「健全孩子」取代「保护孩子」的教养观点,就会发现「适量的痛苦不是敌人」,而是让孩子有机会从中学习自我疗愈与调适的技巧,毕竟「人生艰难,很少人能够没有创伤的走完全程」,而走出痛苦往往也获得更满足的快乐、而更多成功是需忍受痛苦才得的回报。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2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