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别人报复得了恐惧症,孩子喜欢报复别人是为什么

失去爱人的能力,孩子的决绝,就会是最强烈的报复图书馆老师推荐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性别议题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却也是许多家庭里不能提起的秘密,对父母而言,那个世界太陌生;对孩子而言,这个世界太冷酷,充满了蔑视的眼光。要如何,在沟通和理解之后,让亲子更靠近,让孩子感受到被接纳,是这位精神科医生在诊间不断努力的议题。如果,爱能让这个世界多一点温度,那让我们一起努力吧!为什么

怕别人报复得了恐惧症,孩子喜欢报复别人是为什么

失去爱人的能力,孩子的决绝,就会是最强烈的报复

图书馆老师推荐这篇文章的原因是:

性别议题是近年来的热门话题,却也是许多家庭里不能提起的秘密,对父母而言,那个世界太陌生;对孩子而言,这个世界太冷酷,充满了蔑视的眼光。要如何,在沟通和理解之后,让亲子更靠近,让孩子感受到被接纳,是这位精神科医生在诊间不断努力的议题。如果,爱能让这个世界多一点温度,那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为什么孩子不说?  

许多父母会问我,为什么他们到了孩子三十多岁才知道事实,孩子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常告诉他们,喜欢某个人却不能让别人知道,其实是一种很大的折磨。所以,同志孩子常常都想讲,早就想讲,用各式各样的方式在述说。

然而有的同志从小看到电视播出同性恋的新闻时,父母面露嫌恶、口说恶心;有的同志曾经试穿不符合社会期待的衣服,做出跨越性别的装扮,被父母斥为变态;也有的同志一点一滴试探父母对同志的观感,得到的答案却是:「你不要去学那种不三不四的东西!好好念书!」

对于异性恋,或是顺性别来说,讲出自己的性倾向、自己的性别认同,是这么自然而然的事,自然到不需要思考,甚至根本不用赘述,因此更难体会同志对于「出柜」的吞吞吐吐、犹豫不决。也因为这样,有些父母看不出孩子的暗示,有些父母无法察觉孩子的苦闷,更常见的是,即使孩子多次旁敲侧击,父母依然视而不见,或者回避讨论这件事。

「那他们为什么不明讲呢?」爸妈会问。

「因为他很清楚,这个社会对于同志并不友善;他也不确定,爸妈是否会因为他是同志而不再爱他了。于是,当他从种种线索当中,发现爸妈对于同志是厌恶的、是嫌弃的、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他就会默默关上心里那扇门,等到父母亲惊觉孩子渐行渐远,这时候,再怎么呼喊,门也不会打开了。」

从青少年时期就封闭心门

这个封闭的过程,往往是在青少年时期成形,青少年的心如此易感,又如此执拗,那是一段认识这个世界的黄金岁月,也可能从此和世界分道扬镳。

亲子的互动与理解,是一篇孩子与爸妈共写的作文,不是选择是非的考试卷,也没有正确解答。有心列出标准答案的父母,往往铩羽而归。这篇作文,亲子连番接力,孩子写一段、父母写一段,孩子填上的只字片语也许幼稚冲动、天马行空,更或者超乎父母的人生经验,被视为离经叛道,但如果父母化身改错字的严格教师,要求孩子写出和自己一样的价值观、一样工整的笔画,那么作文纸就会成为华丽的讣文。父母也许深深欣慰孩子写出美满的「标准答案」,但孩子眼中的作文纸,尽是「谎言」两字而已。

生者讣文,不过如此。

错过的岁月,如何用理解更靠近

在同志咨询门诊里最常看到的,就是「同志」两字在整张作文中被打叉,然后文字渐渐失去踪影。当同志丧失发语权,人,也失去了踪影。

「爸爸妈妈错过了你好多年的人生,你愿意给他们一点机会,稍微知道你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吗?」这是我常对同志所讲的话。

许多同志都埋藏了好多青春岁月,那些只有自己知道、无人能够分享的感情,那些可能甜蜜、可能失落、可能单恋、可能受伤的心情,爸妈经常都是错过。

失落的人生,断断片片,你还愿意跟他们分享吗?

「我觉得我自己现在的生活完全是OK的,我大可不用跟他们谈这些。」

「我才不期待他们能懂,他们要歧视就去歧视、要觉得丢脸就觉得丢脸吧,都与我无关。」

「他们不支持我,我为什么要跟他们沟通,没有意义嘛!」

「反正这么多年我都自己走过来了,出不出柜对我来说其实不重要。今天被他们发现,他们叫我来看医生,我就来吧。反正我知道同性恋不是病,医生不会叫我治疗,至于医生能不能治好我爸妈的恐同症,我也无所谓啦……」

说真的,我看过的决绝,多是孩子强于父母。

如果出发点都是爱,能不能有更多接纳

再怎么强势的父母,想要用断绝金钱、威胁利诱、限制软禁,甚至抓去给「宣称能够治疗改变同性恋」的人荼毒,最终都会两败俱伤。就算这都是为了爱,但这一切,都只是让孩子失去爱。

失去爱人的能力,孩子的决绝,就会是最强烈的报复。

对许多同志来说,他们的身上曾烙下斑斑过往伤痕,然而,对他们的父母亲来说,刚出柜的孩子,正以新的面貌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许多父母彷徨失措,因为他们真的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应该熟悉、却无比陌生的孩子。在「同志的资历」上,孩子早就已经走得很远很远,留下干着急的父母亲,面临生命中最强烈的冲击,又得补足这未知的一切讯息,还必须在亲子矛盾之中鏖战。

我常问同志本人:「你当初花了多少时间接受自己?几天?几个月?还是几年?」

然后,我也希望同志能够稍微同情一下自己的父母:「他们比你更缺乏资源,你有网络,有朋友,有这个慢慢变得友善的环境,但他们没有,他们要面对的是老一辈的亲友,还有更沉重的人生包袱。虽然他们可能很不懂你,但,你愿意花一样多的时间给你父母,让他们慢慢理解你吗?」

这个门诊,终究不是为了治疗谁,只不过是为了让彼此,多一点点温度。

你,愿意给父母一样多的时间,让他们补足这段岁月吗?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4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