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承受这七种苦情,让孩子承受这七种苦的说说

舍不得孩子受苦,爸妈直接帮孩子做决定!?「宝教育」只会养出没能力的孩子过年时,一位表亲带着考完学测的孩子跟我聊未来科系选择。一开始,家长问孩子以后念牙医好,还是法律好?转系容易吗?我心想:这两学门也差太远了,于是问孩子:「你对什么有兴趣?」她立刻潸然泪下。不是法律、也不是牙医,她有兴趣的是金融。家长从自身经验与生活观察出

让孩子承受这七种苦情,让孩子承受这七种苦的说说

舍不得孩子受苦,爸妈直接帮孩子做决定! ? 「宝教育」只会养出没能力的孩子

过年时,一位表亲带着考完学测的孩子跟我聊未来科系选择。一开始,家长问孩子以后念牙医好,还是法律好?转系容易吗?我心想:这两学门也差太远了,于是问孩子:「你对什么有兴趣?」她立刻潸然泪下。

不是法律、也不是牙医,她有兴趣的是金融。

家长从自身经验与生活观察出发,认为担任牙医、律师是稳定的工作,「以后孩子才不会受苦!」他这样坚持是为了孩子好,担心孩子未来到银行上班,要面对客户,又有业绩压力,这样的未来太辛苦,而且认为孩子不具备被客户拒绝的能力

未来职涯样态难以掌握

首先,家长从生活经验、媒体或自身观察所见到的生存世界,或许只是某一面向,家长世代的成功方程式已经逐渐被改写中。现在的样貌已经不容易掌握,未来的职涯世界更是无法评估。家长可能不知道现在有多少流浪律师;即使是牙医,也是相当竞争,同样都需具备面对客户的能力。

再者,「能力」养成是一辈子的功课,更何况是才高中要毕业的学生。若能善用大学与其他社会资源,他可以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吸收,因而有无限的可能。前提是他是否具备学习的能力,「学习如何学习」(learning how to learn)是未来很重要的能力,但往往不是现今学校教学的核心。

不要小看孩子的潜能,孩子无法长大,往往是因为家长永远只把他看成「孩子」!担心东、担心西,因此干脆叫孩子念家里附近的大学。延续以往的生活型态、学习方式与交友圈,彰显不出「大学」之所以是「大学」的意义。

父母的?或让孩子自己决定?

担心孩子受苦,强力主导孩子科系选择的父母还真不少。每一年我知道的学生当中,至少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都是以这样的状况进到某些科系,或在家长压力下必须要转到某些科系,甚至有学生都大学毕业了,还为了父母的「律师梦」继续奋战。

孩子倘若一开始因为父母的坚持而弃守热情,可能对人生失去追寻的勇气。若失败了,是父母的责任,因为当初是父母不让他走自己有热情的人生路。父母可能要承受孩子一辈子的责难,其后更大的代价是孩子因怨恨,主动或被动地加入啃老一族,错失了学习为自己人生负责的良机。

即使不喜欢,因能力不错也「成功」了,例如顺利当成律师或牙医师,他或许谨守岗位地生活着,但就是生活着,较难成为有批判性思考能力的律师或热血牙医师,心中或有许多无法弥补的缺憾。因为这是父母安排的人生,不是自己的人生!

「孩子还小,他懂什么!」可能是许多家长想为孩子决定的理由。但孩子真没你想得这么「小」,他们也在观察、也有自己的想法,但家长可能都没听进去,或认为那是童稚之言,不值得听。

没错,高中毕业时热情所在的领域,有可能一时兴起,不尽然是能力所能达,也可能未来工作不轻松或收入没想象好。但未来,谁又能知晓?

家长这时候不要急于否定孩子的热情,可以带着孩子一起去探索,之后一起讨论决定。例如亲朋好友中有担任律师、牙医师的,或在金融界工作者,可带着孩子一起去拜访,了解这些行职业的生活样态。这位表亲拜访我时,恰巧在金融界工作的家人回来,一聊之下,表亲才知想象跟现实的落差,在金融界的工作并不一定要面对客户抢业绩。

选科系没你想得那么严重

既然未来职涯样态无法掌握,或许可考虑让孩子顺着热情去闯荡。没路时,他自然会转弯,不会怨任何人;走过,他才知道自己的极限何在。何况念的科系与未来的工作选择,不必然是直线的对应关系,单一「专业」能力闯天下的世界已经逐渐过去,跨领域的专业能力才是面对变化莫测职涯的解答。选科系其实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

人生路上,任何的经历都会成为养分,没有浪费,即使「绕了一大圈」也有其意义,你因此比直线到达的人看到更多风景,也自然能够产生许多不同的创意与能力。

未来的学习型态是需要的时候才停下来学

去芬兰参加研讨会时,我印象很深刻的是芬兰土库应用大学教授Vesa Taatila谈到的「螺旋学习」(spiral learning)教育趋势。他认为未来是多工模式,未来的学习型态是要能够营造出更好与及时性的学习(just-in-time learning),需要的时候才停下来学。

他谈到,一般的传统知识是一种静止的状态。在创新之中,知识有一种开放性,而且容许知识本身的探索,这也是对「专业」知识的反思。

成人教育在未来社会中益发重要,芬兰就有非常好的成人教育文凭课程制度。社区的大专院校机构能够提供许多不同专业性的文凭课程(diploma),是真的能够学到技能或知识的,且必须是一种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课程设计,让人生中任何阶段需要不同的知识或技能时,都能停下来继续学习后再往前走。

选校,离家愈远愈好

「大学」不是只有传授专业知识而已,学习如何思考、如何独立生活、如何跟世界交往、如何跟不同背景的人沟通、如何爱人等,都是重要功课。

至于要选哪个学校,我会建议离家愈远愈好。曾经,一位新竹的中学教师请我演讲,我说:「想跟学生谈旅行与教育。」该师很兴奋地说:「这的确很重要,我们学校有些学生明明上了台大或成大很好的科系,但多会选择念清、交,因为就在新竹。」

大学社区化在某地已逐渐形成,特别是某地的中学生较少考虑到中南部就学,除非是国立大学。这暗藏着隐忧—高度同质性造成的停滞。这种停滞包括多元文化的鉴赏能力、独立生活的能力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久而久之,孩子就像父母豢养的金丝雀一样,即使父母愿意打开笼子让金丝雀飞出去,金丝雀也不见得具备飞行的能力与勇气。

担心孩子受苦,只会让孩子更苦

在高度竞争的环境中,热情与专业才能让人出类拔萃;「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只求温饱的人生规画,反而将「希望未来孩子不要那么辛苦」的目标推得更远了。失去了热情,生存奋斗过程显得更辛苦。当然,也有另外一群为父母而读的大学生,坚持热情但又不愿违逆家长,很辛苦地在辅系、双主修的多重负担中活着。

担心孩子受苦,可能只会让孩子更苦!他可能因为家长从小到大一直的呵护,失去了受挫的忍受力、丧失自己站起来的能力。前面的失败经验,方能淬链成金刚不坏之身,亲爱的父母们,你们不也是如此被淬链出来的吗?因自己曾经辛苦,不让孩子受苦,可能结果让他们后半生更辛苦!

「宝教育」的社会后果

北市一所高中的英文教师为了八年级儿子的成绩偷考卷的新闻,与郑捷捷运杀人事件看似迥异,却有着相同的问题根源—「成龙成凤」儒家文化期待下的智育至上功绩主义,让父母呵护着孩子直捣「人生胜利组」,忘记了他的孩子是个「人」。

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忧心忡忡跟我谈到,父母希望他转到某一主流会赚钱的系所,转不过去就要选择某学系作为双修或辅系,因此大学生满满的课表,许多都是为父母而读,接着社会再来谴责学生们延毕的怠惰鸵鸟心态。

郑捷杀出了许多教育与社会议题。与其责难一个「郑捷」本身的问题,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让社会不再制造出更多的「郑捷」。

「宝」一词应是近几年来教育界最热门的词汇之一。从「妈宝」、「青宝」到许多家长站出来控告「青春水漾」等性别教育教材的不适当等,家长总站在前头。这背后的意义是预设孩子「没有能力」,一次次地主导,于是乎最后可能真的「没能力」了。

「宝教育」是目前某地社会发展的最大隐忧。从台大、政大等校教授感叹「妈宝学生愈来愈多」,各校依然「应家长要求」继续努力办理亲师座谈会,各种交流一定要由老师带队,以免发生危险。孩子都成年了,还以「宝」昵称的大有人在,例如更早之前闹上新闻的蒋友青事件,大家才知道原来母亲蒋方智怡叫他「青宝」。

芬兰教育经验告诉我们,教育改革能否成功,关键不在于制度面,而在于家长赋予孩子决定的权利与全民对建立公平社会的共识。学生并非没有能力做决定,而是一直没有给他做决定的机会,因此也不会懂得「负责任」。孩子也不是「大人们」想象的那么「无知」,许多研究都呈现学生如何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大人们」视为禁忌的性、身体或其他大人想不到的议题。

我曾在义大利参与其中一场芬兰教育座谈。该研究团队将焦点放在不同社经背景家长对教育选择权的态度。其中一项子计划研究比较芬兰跟法国学生选择就读学校背后的决定因素,两个国家有明显的差异,法国主要由家长决定,但芬兰则主要由小学生自己决定要念哪个中学。甚至有许多芬兰学生还对研究者抱怨说:「父母都没做任何事!都是我自己去搜集资料做决定的!」

家长的「放手」态度成就孩子做决定的能力,即使最后发现这决定可能有问题,他自己也能够去修正或是负起责任,于是发展出处事与面对世界的能力。研究结果显示,在芬兰,母亲职业专业程度愈高,愈是支持这种普同式的平等教育措施,甚至还有高社经背景家长搬离高社经区域,就是要让孩子体会别人是如何过生活的!

「宝教育」下的国家注定要失败,「宝教育」的社会后果是由家长贡献、社会共同承担,之后再反馈到社会之中,社会中的你我都逃不了!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5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