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指标变动情况表,年度指标调整申请

微调的指标在孩子身上:认识你的孩子14微调的指标在孩子身上:认识你的孩子大部分的父母,在接触教养资讯的时候,有一种很常见的困扰。就是我们接触到的那些资讯,经常在刚开始的时候,让我们觉得找到了解法,跃跃欲试、胸有成竹、蛋糕一块,因为字

主要指标变动情况表,年度指标调整申请

微调的指标在孩子身上:认识你的孩子

14 微调的指标在孩子身上:认识你的孩子

大部分的父母,在接触教养资讯的时候,有一种很常见的困扰。

就是我们接触到的那些资讯,经常在刚开始的时候,让我们觉得找到了解法,跃跃欲试、胸有成竹、蛋糕一块,因为字都看得懂,逻辑也合理,执行看起来不困难。但是真的试在自己小孩身上的时候,就突然会觉得,说得很简单但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嘛!那些人真的有对自己的小孩试过吗对我的小孩就是没有用啊!

这不是很合理吗因为世界上的小孩并不是一模一样的啊!而且即使是同一个小孩,他也每一天都在长大、都在变化,不是吗连你自己就算是长大了,你会说自己在每次生气时的反应,都会是一样的吗也不会啊!

那么,怎么会有一体适用的方法呢

但如果只是告诉我们,没有一体适用的方法,所有的事情又打回原点,要再重新来过,那也真是太学海无涯了吧!当爸妈已经觉得人生很难了,这种说法太让人沮丧了。

但你知道吗即使每个孩子都不一样,还是有一套进退应对的指标!

你的孩子,才是最准确的老师

一个简单的教养原则,在实践上其实包含了你和孩子当天的状态、孩子

年龄的大小、环境里的人事物带来的各种影响。因此一个原则,有可能需要

依每一次的情况,有各式各样的说法或做法。请记得,要去认识你孩子的反

应,使用孩子的反应来当作你教养时应对进退的指标。

判断的指标包括:

★ 指标一:孩子情绪激动之前,我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孩子接收到什么

★ 指标二:孩子现在已经断线了吗

★ 指标三:孩子现在可以听得到我说话吗

★ 指标四:孩子现在可以思考我在说什么吗

★ 指标五:孩子现在有办法试着控制或调整他的行为吗

★ 指标六:孩子在控制或调整他的行为时,需要我帮忙吗他想自己来吗

每一个指标,都在教你,现在该多做点还是少做点,该柔软点还是可以硬一点,该等还是该往前走,指标都在这里,看你有没有读懂而已(或者说,以你今天的状态有没有能量读懂)。

比方说,嗨嗨在公共场合崩溃时,我通常会把他带开,去不受打扰的地方处理。在嗨嗨两岁前,我几乎都是一边告诉他我们出去好好生气,一边直接抱着他移动,我不会「等他同意」移驾到室外。因为两岁之前的他,几乎是只要我一有任何制止的动作,他就进入情绪的高原了。这种情况,不要说我讲话他听不懂或没在听,就算他听懂,他激动的程度,也会让他没有足够的认知能力去思考要不要「同意我」。

但是随着嗨嗨长大,情绪调节能力增加、自我的概念发展得更完整、认知运作的空间更多一点,他开始会向我表达:「我不想要出去!」于是我会开始增加弹性,从命令句,变问句:

「可以生气一下,但在这里会被大家注意,而且会吵到其他人,你想要出去生气一下吗还是你想要变小狮子哭(意思是小声一点)继续待在这边」

然后你还是一样要观察他,观察他这次有没有能力做到。

可能你很熟悉,有的时候孩子会在一种「脑子想要冷静,但情绪其实还需要很多时间慢慢平稳」的状态,两岁到三岁的嗨嗨经常在这里,他的理智程度只够他讲完「我不想要出去!」然后就又回到断线里,其实没办法听到大人在讲什么,也没办法想事情,那当然就还是要一边告诉他:

「妈妈听懂了,你说你不想出去,但是哭哭停不下来,我们先出去好好哭。」一边抱着他就往外走啦!

然后也会有一种状态,是随着孩子再更大一点,他们会有另一种「脑子想要冷静,也正在自己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不太做得到,需要你帮一点忙」的状态,你可以练习问他:

「你是不是不想出去,想要小声但是没办法,你需要妈妈帮忙吗还是你可以自己来」

三岁到四岁之间的嗨嗨,就开始会在我问他的时候,稍微安静一下下,然后又再度哭起来说:「我停不下来~,你帮我停下来~」。这种时候,我们要出手帮他,除了前一篇所提到的方法,也可以透过「肢体安抚」、「转移话题」、「改变身体姿势和位置」这三个方式交叉运用(请见第125页)。

当然,最后孩子会慢慢长大到一种程度,是你只要表达:

「可以生气一下,但是在这里会被大家注意,而且会吵到其他人,你想要出去还是你可以控制」

你就可以感觉到他在尝试控制自己。像是嗨嗨大概四岁之后,就会在这种时刻,把脸埋到我的胸口大叫或大哭(要盖住自己的声音不引起注意),或是用最大的力气抱着我,用力圈住我或是用力握紧我的衣服(要用不会伤害我的方式表达生气)。

这很烧脑,所以没人可以每次都这样,不论专家不专家都一样,但请相信我,你能做到的每一次,都会为你们吵吵闹闹的日常生活,带来非常具有滋养性的经验,会上瘾的!

这一套微调的指标,可以用在任何你想要尝试的事情上。

比方说,我可以了解,有些时候我们会被孩子搞到断线跟没辙,实在很想试试看,体罚会不会有效

★ 指标一:我是怎么告诉孩子我要体罚的我体罚的方式是什么孩子实际上身体感受到的疼痛程度是什么孩子心理上感受到的会是什么

★ 指标二:体罚了,孩子断线了吗断线之后他的反应是更失控还是他的反应是怕到呆掉

★ 指标三:体罚了以后,孩子可以听得到我说话吗

★ 指标四:体罚了以后,孩子现在可以思考我在说什么吗他可以知道我为什么体罚他吗

★ 指标五:体罚了以后,孩子有办法试着控制或调整他的行为吗他调整的行为是我要的吗

★ 指标六:体罚了以后,孩子在控制或调整他的行为的时候,他需要我帮忙吗他想要自己来吗

你看孩子的反应,就知道你的孩子打有用还是打没有用,该继续做还是要换方法,不是吗如果孩子只是更断线,如果孩子其实不知道你为什么体罚他,如果孩子的行为没有停下来,或者他调整的行为也不是你要的,那你到底为什么要继续做一件没有效果的事情呢

不怕说实话,我其实是打过嗨嗨的,就我印象之中,曾经有过三次。

有两次是我自己的缘故,完全断线无法控制,用手掌打屁股,这种当然是之后非常地后悔捶胸顿足。但有一次,我其实是很平静的,我想实验看看,如果使用这个策略,会不会有效地让他学习收敛自己的激动程度。

实验结果相当无效。嗨嗨不太在乎痛,但他非常在乎我不爱他,妈妈不爱他是他断线按钮第一名,所以我不说你都可以想象结局是什么。指标二就已经过不去了,那后面的就不用讲了。

当然,从我的训练背景来看,不论你家的孩子使用体罚是否「有效」,我仍然认为,体罚是有害的。虽然有些说法认为,体罚之余如果给孩子大量的爱,不见得会破坏亲子关系或者是留下伤害,但体罚运作的仍然是羞耻感和恐惧感这两种情绪。羞耻感,在稍后的章节中会提到,是人类的六种情绪中,对个体心理健康最容易造成负担的一种,它使人想要自我掩埋,并且与人断开连接。而如果你在孩子生命的早期,让他经常只是因为恐惧感而约束自己,孩子也比较可能习惯性地以恐惧感来做为行动的驱力。

总的来说,体罚就算没有破坏你们的亲子关系,它也会使得个体在成年后,花更多的力气,才能长出自己。所以,如果你真的尝试,也请你要把「有效」之外的长期影响,一并考虑进去,这是否是你想付出的代价

你也可以说,我想要试试看,如果不要跟着鲁小小的孩子困在原地,我转身往前走做该做的事情,会不会有效

★ 指标一:我是怎么告诉孩子我要往前走的我转身往前走的方式是什么孩子心理上感受到的会是什么

★ 指标二:往前走,孩子断线了吗断线之后他的反应是更失控躺在原地还是他追着我往前

★ 指标三:往前走了以后,孩子可以边走、边哭、边听得到我说话吗

★ 指标四:往前走了以后,孩子可以思考我在说什么吗他可以知道我为什么要往前走吗

★ 指标五:往前走了以后,孩子有办法试着控制或调整他的激动程度吗

★ 指标六:往前走了以后,孩子需要我帮忙吗

你可以尝试,但你一定要观察你的孩子,在哪一个指标卡住,卡住的那里就要停下来,给一些连接,给一些帮助,可以的时候给一点温暖,觉得可以顺了就继续往下走,是这样的。

做父母并不是永远都只能有「正向温暖」的样子,我们也可以有不慈爱的时候,严厉是在告诉孩子凡事都有边界,往前走是在跟孩子说,孩子,我们这次不用停在这里,往前进,跟上吧!

可以不慈爱,但要带着善意!

观察他,观察你自己,做应对进退的决定。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6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