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怎么做父母都不满意,无论做什么父母都不满意

明明是你生的?为什么父母总对孩子不满意、不顺眼?为什么我会看不顺眼你?我和娉婷老师在不同的大学任教,通常都会很有默契的在出席部会的会议后一起小聚聊聊近况。我问起她正在美国留学的女儿一切可好,她显得欲言又止。三催四请后,她找出手机一张女儿在IG上的照片给我看。拍照的场合应该是在酒吧,因为桌上有酒瓶酒杯。娉婷的女

无论怎么做父母都不满意,无论做什么父母都不满意

明明是你生的?为什么父母总对孩子不满意、不顺眼?

为什么我会看不顺眼你?

我和娉婷老师在不同的大学任教,通常都会很有默契的在出席部会的会议后一起小聚聊聊近况。

我问起她正在美国留学的女儿一切可好,她显得欲言又止。三催四请后,她找出手机一张女儿在IG上的照片给我看。拍照的场合应该是在酒吧,因为桌上有酒瓶酒杯。娉婷的女儿高中的时候戴着厚厚的眼镜,现在不仅穿着变得时尚了,脸上还有彩妆,真是女大十八变。

由于娉婷的表情是欲言又止,我不确定她对这张照片的评论是什么,很谨慎的等待她起话头。

娉婷说:「你看。哎…」

我谨慎的选择措辞:「看起来这张照片让你不是很开心,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

娉婷说:「你看她这身紧身低胸黑色衣裙,她在某地时还没有这件。以前她不会这样穿。」

我说:「嗯嗯,跟以前不一样了。」

娉婷说:「你看,她化的妆。以前她在某地时只有毕业那天化了淡妆。现在就像美国当地人。」

我说:「这些不一样让你有什么感受?」

娉婷说:「担心。」

我说:「怎么说呢?」

娉婷说:「她哪里来的钱买那种衣服?应该不便宜吧?我们夫妻省吃俭用供他出国读书,她却在饮酒作乐?」

我说:「她怎么跟你解释她的改变?」

娉婷说:「她说买衣服的钱是她到市场买减价的东西,省吃俭用来的。」

我说:「对于饮酒作乐呢?」

娉婷说:「就只是实验室周末一起出去而已。」

我说:「你对于她的说法感觉如何呢?」

娉婷说:「不舒服。我们那么辛苦,她却去party。但是她觉得她有权力支配她的生活费要怎么用,功课也应付得来,认为我的不舒服太霸道。」娉婷疑惑的问我:「到底是她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如果是我有问题,我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我会那么不舒服?」

我说:「听起来你认为你们夫妻省吃俭用,你女儿也要有相对的表现。你期待她要有怎样的相对表现?」

娉婷说:「好好读书,不要浪费时间。」

我说:「你知道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阶段都有那个阶段的任务对不对,譬如找到工作啦,找到伴侣啦,那你觉得你女儿什么时候该去做这些事?」

娉婷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她都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虽然也到了该找对象,试着交往的时候了。其实我也知道。我先生也这样跟我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不舒服。你可以分析看看为什么我不舒服?是我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你没有问题啦,全世界的人都跟你有一样的困扰和一样的盲点,只是或多或少,对什么人或对什么事而已。」

娉婷说:「什么意思?」

我说:「我现在举例,然后你帮我分析我现在讲的例子当事人内心发生什么事,好吗?」

娉婷说:「好。」

我说:「我在公园看到一个小孩拿着一个气球,手一松,气球飞掉了。他一直哭,吵着要他爸爸把气球拿回来。他爸爸说,没办法,那小孩就很生气,一直打他爸爸,不断的重复说[你不是爸爸吗?你那么厉害,你一定会把气球拿回来]。你觉得那个小孩为什么一直说因为你是爸爸,你很厉害,一定会把气球拿回来?」

娉婷说:「怎么这么任性啊?」

我说:「小孩对自己的爸爸有他心中的认定啊。」

娉婷说:「你的意思是说,因为小孩认定爸爸是超人,很厉害,什么都会,当爸爸说没办法把气球拿回来,他就没办法接受。」

我说:「对。在幼儿的脑袋中,爸爸这个 [脚本] 等于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娉婷说:「所以当他发现爸爸不是超人的时候,他就很生气。」

我说:「我再讲一个最近我身边发生的事。我有个朋友她是跟她公务机关的长官结婚的。她现在在卫生单位工作,而他先生已经退休两年了。最近因为疫情,她跟我说她看到她先生开口谈疫情就很想夺门而出,觉得她先生很厌烦。

我问她说,是不是因为她先生批评到他们卫生单位的措施?她说不是,她觉得她先生老是要提当年勇,说如果是他们单位的话就会怎么做怎么做,然后拿一些他从群组里道听途说的一些东西来乱评论。那些小道消息根本不是事实。 」

娉婷说:「她嫌弃她先生老了,没有用了?她以后退休也会这样啊。」

我说:「我问她到底让她不舒服的是什么,她说,以前她先生是她的长官,总是很有智慧的教她这,教她那,让她受益良多。现在反倒是她成了那个握有第一线讯息的人,变成她要去教他先生,她整个悲从中来,为什么她先生会从保护她的大树变成一个不能保护她的人。」

娉婷说:「现实就是这样啊。退休了,就没有办法拿到一手资讯,只能拿过去的经验来说了。」

我说:「对。所以她的痛苦来自于她对[丈夫]这个角色停留在[一个保护妻子的男人]这个脚本,从来没有改变过。」

娉婷说:「你的意思是,要能够停止痛苦的方法就是改变心中的旧脚本。 」

我说:「对。人时时刻刻都在变。但是我们的脑袋很懒惰,对扮演某个角色的人会有脚本的期待,很难跟着调整。一旦发现扮演该角色的人没有按着我们心里的那个脚本演,就会悲伤、失望或愤怒。

你有没有常听人家生气的说,你这样像个老师吗?你这样像个长辈吗? ,你这样像个男人吗?

或是看到爸爸妈妈老了,悲从中来,那个心中保护我们,永远都支持我们的爸爸妈妈,现在反而变成像是小孩要我们保护了。

这些悲伤、失望和愤怒都是来自于发现扮演该角色的人没有按着我们心里的那个脚本演,而那个脚本根就已经过时不再适用现在的状况了。

娉婷说:「你的意思是,要能不悲伤、失望和愤怒就是要换脚本。要怎么换?」

我说:「那个以为爸爸是超人的孩子,当他接受爸爸不是超人,他就不会失望和愤怒了。我刚刚讲的那位卫生单位公务员朋友只要接受她老公生命阶段任务已经完成,她已经不需要保护了,她自己都是大树了,那就不会失望和愤怒了。」

娉婷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对我女儿这张照片会如此愤怒与失望,是因为我觉得我女儿没有依照我心里的那个脚本演出?」

我说:「你可以再说一次你对你女儿的期待是什么吗?」

娉婷说:「好好读书,不要浪费时间。」

我说:「还有呢?」

娉婷说:「没有了,就好好读书,不要浪费时间。」

我说:「她没有好好读书吗?」

娉婷说:「也不是。她穿成那样,还去酒吧。」

我说:「听起来你期待的脚本还有朴素无暇。对我来说比较像是高中时期的她。」

娉婷大惊:「对!高中时期的她让我是最放心的了。用功读书,拒绝邀约,不花心思在风花雪月上。」

我说:「她长大了。」

娉婷叹口气说:「对。她长大了。我该怎么重新修改我对她的脚本呢?」

我说:「就如实接受她现在的样子吧。接受喜欢party的她,接受喜欢化彩妆的她,接受一直都在变化中的她。孩子不需要依照我们内心的脚本演什么,就让她做她自己吧。」

娉婷说:「我不能有意见吗?」

我说:「你当然可以关心,可以询问,可以讨论。但生命的决定权还是她的。一旦你开始用高压手段,她就会开始说谎,不联络,把你越推越远,我相信这不是你想要的。」

娉婷说:「原来要改的从来就不是我女儿,而是我自己。」

心中的平安从来就不是从要求别人改变开始,而是从愿意如实接受真相开始。

郭叶珍的新书《我们,相伴不相绊》2/27开始预购

博客来:https://pse.is/QQABZ

虚拟资料各个名师课程,学习资料免费送,送你18套价值1800的视频资料,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顺,添加 微信公众号:bzfj855 回复:免费领取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esou51.com/7392.html